新倩女幽魂静态微电影:刀射了(一)

作者: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6-12-02 16:55:54
  新倩女幽魂静态微电影:刀射了(一)

  本文来源178倩女幽魂论坛(http://bbs.178.com/forum-509-1.html),由178会员转载提供。如果你是本文作者,请论坛短信:X叔叔(uid1333017),我们会对原创作者给予奖励,并注明作者。

  >>>点击进入原帖讨论

  【前言】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

  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文起】

  告别了那棵会说话的老槐树,我继续我的旅程。

  心里感概花中童与步临风的爱。

  不知不觉,天色便暗了,我加快了脚步。

  终于,在前方,看到了一个满是灯光的村庄。

  我不自觉得选了灯光最亮的那户人家,轻扣了门。

  门开了,是个年过半百的妇人,身量有些高,眉宇间残余着英气。

  后来,我得知,这里曾经是战场,曾经…血流成河。

  “又要开始征兵了…”

  战乱的年代,家家户户,每天都活在这样的恐慌里。

  萧家也无例外。

  自长子死于战场,如今仅余上了年纪的萧父,家中再无男丁。

  “这可如何是好…”

  那夜,萧家灯火彻夜,直至凌晨,天际微微泛白,飞蛾落地,一个英挺的身影悄悄溜出家门。

  萧若兰是第一次离家,整装束发。

  来到军营登记处,郑重的写下“萧若兰”

  “萧家?”

  “我是萧家二子!”若兰大声应答。

  “好!去吧!保卫国家,为国效力!”

  萧若兰发现,军营的条件,比自己想像中的,要好的多。

  因着如今男丁实在稀少,军营里已宽裕到两人一个帐篷。这对若兰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

  当若兰背着行囊来到自己住的帐篷前时……

  “你…住这间?”

  对方冷冷,只点了下头,便一头扎进了帐篷…

  若兰讪讪,摸了摸小巧的鼻头,也鱼贯而入。

  “我叫萧若兰,你呢?”

  “卓断水。”

  第二日——

  “萧若兰!”

  “到……”

  “萧若兰!”

  “……到!!”

  顶着黑眼圈的萧若兰好生无奈……心中小心思转啊转。

  毕竟是个姑娘家家,第一次同陌生男子同房,心里满是紧张,不敢沉眠,稍一动静,便被惊醒。

  再看向精神抖擞的卓断水……

  萧若兰想起今晨自己毫无防备的睡相……

  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多虑了……

  若兰从小就是个省心的孩子,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也很快便适应了军营的生活。

  若兰大大咧咧,加诸军营中不疑有他。从来没人认为,若兰是个女子。

  这使得若兰稍稍有些宽心。

  当然…除了特殊时期……

  那日,若兰同卓断水当值。

  两人一同刷马。

  卓断水喜静且少话。

  两人一直安静刷马,若兰刷的尤其卖力,只想早些结束,能离这块木头远些。

  可这时!腹部一阵疼痛!!

  加诸夏季本就天热…

  若兰心道不好!

  可……

  “裤子,红了。”

  “你看错了!!”若兰心急,忍痛耍起了无赖。

  “你受伤了?”

  “我好的很~”若兰像模像样地转了一圈。

  卓断水托腮一阵沉思……

  “早有听闻,有汗血宝马一说,此马能日行千里……想不到……”

  “想不到…什么?”

  “想不到,还有汗血宝人。”

  “………”这个木头!!

  日子前行,若兰完全适应了军营生活,

  只是这每日的操练内容,还是能让若兰苦不堪言。

  行军速度不慢,天天,都需搬运好些重物。

  若兰终究是女子……

  这两大袋军饷,实在是个大负担。

  可突的,肩上的重量减了一半。

  “我怕斜肩。(肩膀一高一低)”

  望着肩头四大包军饷还依然健步如飞的卓断水,若兰微微扬起了嘴角。

  “两人,便是从那日开始慢慢亲近熟悉的吧…”妇人说说停停。

  我有些饿,便多吃了几口。

  见妇人趁着思索的当儿替我铺好了床铺,使得我有些不好意思。

  我便打算认真地听她讲述完这个故事。

  卓断水力大无穷,功夫又是新兵里最好的。

  所以,即使他时常面无表情,不喜言语,大家也慢慢地习惯,并热衷于向他讨教武艺。

  更何况…若兰觉得他是好人。

  行军途中,会路经一些集镇同村庄。少将等习惯前去讨碗酒喝。

  而这一次,若兰也硬是拖了卓断水溜进了闹市。

  “卖簪子,好看的簪子。”

  若兰一下就被这吆喝声吸引,欲挤上前去,可手…被抓住了。

  “别离太远,会找不着。”

  若兰一愣,随即一笑,

  “嗯。”

  两人一起来到摊前。

  若兰取了一支小巧精致的木兰簪子,把玩不停,简直爱不释手。

  正忘我的若兰,突然意识到,如今自己是男儿身,立马放下簪子,待回头去找卓断水时,

  “还是……走散了么…”

  若兰独自回了军营,进了帐篷,不见卓断水的身影。

  那晚,军营的粮仓,失火了。

  火光漫天,连日来的辛苦,化为灰烬,回归到最初。

  因着失了粮草,军队只有折返,而一路上,为了粮食争吵不断,人人萎靡。

  若兰却乐观的很:回去了,说不定就能见到爹娘了!

  返程时,因着少将手中的地形图有误,军队遇了流沙,死伤大片,人员,马匹,损失惨重。

  若兰一行人有幸存活,终于,在一个天微亮的清晨,返回到了故乡——帝都。

  可那时,众人都被喜悦冲昏了头脑,谁也没有想到,繁华的帝都,会变成修罗场、恶梦的开始……

  回到帝都的若兰,觉得空气都清新些许。

  在军营安顿好,若兰向少将告假,准备去家中一探父母。

  可人才出了军营。

  蔚蓝的天际,白云浮动。

  号角响起,伴着战火炮响……

  “你们的命!!是国家的!!只能交于战场!!明白了吗!!!”

  “明白!!!”

  若兰笑着望了望身旁的卓断水,

  “木头,怕不怕?”

  “……”

  “你要是怕的话,就滚的远远的,本大爷一定把他们杀的片甲不留!”

  “你走了,我只当你卓断水战死了……”

  若兰这一刻发现,自己竟如此在意他;他走了,便活下去。

  可事情总没有最糟。

  若兰同卓断水,与其余28名士兵被捕获,名众百余人。

  若兰被关进了地牢。

  她不知道,在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两日不食不言,就这么端坐着。

  直到两日后,若兰被带到番人所谓的法场。

  若兰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

  那灰白的法场,地板上有着陈久抹不去的暗色血迹。

  百余名众,皆被捆绑其上。

  被摘下眼睛上的布条,萧若兰一眼便看到了私自离家后一直未来得及去探望的双老。

  以及,穿着番服,威风凛凛,手起刀落的卓断水。

  “爹!!!娘!!!!”

  ------------------卓断水回忆------------------

  我叫卓断水,是番国的将军。

  此次任务,我被王派到敌国,做一个细作。

  只是…我不知…原来敌国的女子如此开放……竟然能与男人同房还睡得如此无防备。

  她说,她叫“萧若兰。”

  她一开始并不喜欢我,同我一起刷马,也想着能早早离开…她的什么心思,都会表现在脸上。

  其实,我知道,那是葵水,

  她生气的样子很可爱。

  她总是那么有朝气,让人忘记烦恼。

  可我是个细作……

  那晚,我在集市中看到信号,便不得已放开了她的手,同族人烧毁粮仓,断敌粮草。

  这之后,果然如我们预计的,没了粮食,敌人决定返程。

  返程时,我偷取了那张地形图,在上面稍作了修改。

  敌军遇上了流沙,损失惨重。

  回到了敌国,挑起战争,我假装被捉,凯旋归来。

  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中。

  可万万想不到的是……我竟然当着她的面手纫了她的至亲。

  她该恨我了吧。

  ------------------卓断水回忆完------------------

  当若兰再次醒来时,她有些恍惚,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父亲与母亲…去了…

  “你醒了。”

  若兰完全清醒后,意识到自己正在马背上。

  “将军命我送你回去,即使我很想杀你。”

  一路无语。

  若兰真的是被抛在帝都的城门外。

  远山处传来声声狼啸,如这黑夜,孤寂且绵长。

  第二日晨——

  城门大开,若兰被发现,可没有人靠近她。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番人残暴,她怎么活着回来的……”

  “我家先生也被抓了去,是不是他也快回来了?”

  “做梦!她能回来,怕是得了番人的好处,帮番人来害我们的吧!!”

  议论声越来越大,直至一个小孩出了人群,朝着若兰扔了块石头,

  “坏人!”

  接着,脏物越来越多。

  若兰全身污垢,身上有不少伤口。

  不消片刻,便有士兵前来,架起了虚弱的若兰,朝着人群到,

  “这是萧家二女萧若兰,男扮女装混入军营,欺君犯上,”

  “且被番人所俘,如今出现,实在可疑,圣上旨意,将其打入死牢。”

  若兰毫无反抗。

  突然,那个一直绑在若兰身上的包裹滑落下来,撞在地面,盒盖打翻。

  一个头颅滚了出来。

  “啊!”

  “哎呦!”

  “宝宝不要看!”

  那是卓断水的头颅。

  那之后,若兰带着卓断水的头颅面见了圣上。

  昏君见若兰取下番国将军首级,大块人心,封其为护国大将军,赐府邸一座,绸缎百匹,黄金万两,昭告天下。

  若兰一夜间由过街老鼠变成了护国将军,百姓眼中的大英雄。

  “那后来呢?”我好奇的紧,忍不住向老妇人询问。

  “后来?没有后来了。”

  “萧若兰不见了,房子空着,护国大将军也变成了别人。”

  我想,“卓断水这样做,其一,抵萧若兰双亲的命;其二,放走了萧若兰,他对自己的族人不好交代,这其三……”

  怕是到死,都想着要护她周全。

  那晚,老妇人去了。

  去的很安详。

  嘴角微微上扬,嘴里反复念着,“木头……”

  当我将她下葬立碑的时候才发现,我并不知道妇人的名字。可望着眼前的苍茫山,我又想起熄烛前,老妇人说过的,

  “我活这辈子,不曾后悔过什么,我只后悔,没能在乱世中死去……”

  就刻“萧若兰之墓”吧,我这样想着。

  ------------------后记------------------

  我踏上我的旅途。

  到了村口,看见一个拉着胡琴的姑娘。

  “姑娘的琴,有些问题。”

  那姑娘倒也大方。

  “看来是遇上行家了。”

  “不敢当,在下倒是可以替姑娘调试调试。”

  那姑娘却是一笑,

  “有劳费心了,我这琴的问题根本,在这里。”

  我顺着那姑娘的手指看去。

  卷弦的,竟是根簪子。

  小巧,精致,木兰花样式。

  “这簪子可是有好些年岁了,如今天下姓了步,亏了当初的护国将军。”

  “我爹那天见那从番国将军头颅上滑下的这根发簪,因着是死人玩意儿,没人敢捡,我爹见它细巧……”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