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倩女灯火怜照忘川路 金铃轻摇引故人

作者: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6-10-09 19:26:21
  新倩女灯火怜照忘川路 金铃轻摇引故人

  遇见一场烟火的表演,用一场轮回的时间。

  我常常梦到一个地方,那儿有一个很大的湖,湖边熙熙攘攘的小情人们,笑着闹着,但他们说什么,我一个字也听不到。

  那个梦是很安静的。

  安静了很久很久,直到我看见了一场烟花。

  华灯初上,满目繁花,宛若人间万丈红尘,独缺一个你罢了。

  持七彩琉璃灯,佩鎏金引魂铃,灯火怜照忘川路,金铃轻摇引故人。

  后来我走了很多很多地方,但我再也没去那儿看过烟花。

  来生我再来典当,来世我再来与你歃血为盟。

  黄泉路上,那个拿着弓箭的人,有些跌跌撞撞。我跟在他的后面,他也浑然不觉,只是念叨着“馒头”。我并没有馒头,于是我给了他一个梦。

  这个梦开始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又瘦又脏,跟着个大点的孩子后头,看起来真的是一个馒头都吃不起。饶是见遍世态炎凉的我,见了也不由心头一紧。

  两个穷孩子都被一位白眉毛的侠士救走了,去了一个遍地黄沙的地方。两个孩子还是很亲昵,我听见他们互相叫大哥和鹏弟。他们的眉宇并不相似,但是他们却总是带着相似的爽朗的笑。

  再后来,他们都长大了,一个入了神机营,一个做了侠客浪迹江湖。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常伴身侧,但每次见面时总会不醉不归。

  就停在这里吧,他的梦总要醒来。但黄泉路上,跟大哥在一起,两个人肩并肩,又有什么好怕?

  悲哀是真的,泪是假的,本来没因果,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

  路过报恩寺,见佛光盛,独自敲着木鱼的女尼,闭目念经。我驻足听了一会儿,原来她念的是往生咒。于是我给了她一个梦。

  这个梦的开端,是一场冷清的婚,只有月老庙的月老像作证。一对新人虽然郎才女貌,但仔细一看,新娘子面色苍白,新郎亦眉头紧蹙。拜了天地,新娘竟晕了过去,无论新郎如何呼唤,她也没能醒转。

  我看见那个悲伤的新郎官,在逍遥观长跪不起,磕头磕出了血,那白胡子的老儿,终于给了个不算法子的法子。他寻到了她早已失散的弟弟,她终于不再为血咒所困。

  天姥仙山的彩虹,兰若地宫的萤火,都比不上在地狱的茫茫大雪中,他撑起的那一把伞。

  背着药箱风尘仆仆的他推开柴扉,粗茶淡饭摆了一桌,荆钗布裙的妻,满脸欢喜的瞧着他。

网友评论